南宗渊源

南宗孔氏家庙“掌门人”——孔祥楷(上)

来源:管理员 时间:2017-06-08浏览:975

    在衢州,有孔子的嫡传第75世嫡长孙孔祥楷。自从随蒋介石去台湾的孔子第77世孙孔德成去世后,孔祥楷也成为两岸三地(曲阜、衢州、台湾)孔庙最后的奉祀官。

  这几年,山东与孔子有关的区域动静搞得很大,一会儿向全球发布孔子的标准像,一会儿搞中华文化标志城,热闹非凡。我于是想去浙江衢州看看。衢州有孔子的家庙,清朝兵部尚书李之芳曾撰碑文:孔氏之家庙者遍行天下,唯曲阜衢州耳。

  记者最初约的是衢州市委书记孙建国。孙书记建议:既然是谈孔子,我们就去南宗家庙。那里安静,让孔老爷子与你谈,你可以听到许多故事;我们也可以尝尝他做的孔府菜,老爷子烧的菜,味道不错!

  那天中午,我与孙建国书记就在衢州孔庙用餐。孔祥楷身着围兜,亲自掌勺。虽是便餐,却是正宗的孔府家宴。

  “月俸430块大洋”

  我随身带了一份历史资料的复印件,这是1947年9月6日的《东南日报》上的一篇报道。东南日报当年是浙江发行量最大的报纸。

  这是一篇通讯,标题为《南宗祀孔记》。文中有这样的记述:“今年八月廿七日(农历)是先圣孔子的二千四百九十八年祭。因为奉祀官孔祥楷还是一个小孩子,事情便由其尊翁孔繁英和孔氏家庙理事长孔宪洛负责主持。”“孔祥楷在尼山小学念书。奉祀官除享受简任官的待遇之外,国府还要培植其受大学教育。”

  我们的话题就从奉祀官说起。“那年我才9足岁,是以孔氏南宗嫡长孙的身份被国民政府委任为奉祀官的,当时的情景依稀还有些印象。比较清晰的是第二年的大典,也就是1948年农历八月廿八日,南宗家庙举行抗战胜利后的首次祭孔大典,由汤恩伯主祭,他当时兼任衢州绥靖公署主任。我就站在汤恩伯身边,带着一双白色的纱手套。”

  这也是孔祥楷以奉祀官身份参加的仅有的两次祭孔典仪。孔祥楷知道,当时国民政府任命的奉祀官享有月俸430块大洋待遇,但他没见过这笔钱。1999年,海协会会长汪道涵先生访问南宗孔庙,曾问起奉祀官的收入。孔祥楷随即笑托汪老:“下次您去台湾和辜振甫谈判,希望把我的工资要回来。我是1983年入党的,入党以后的就不要了。”两人抚掌大笑。

  嫡长孙重归故里

  说起衢州孔庙,老爷子捧出一部大典——《衢州孔氏南宗家庙志》。他翻开一页,指着其中的文字:建炎二年(1128年),宋高宗赵构在扬州祭天。我的祖上、也就是孔子的第48代嫡长孙、衍圣公孔端友奉诏陪祭。由于金兵南侵,淮扬危急,高宗率众臣南渡,孔端友率近支族人随行。建炎三年正月,高宗驻跸临安(杭州),赐孔端友率族人至衢州建家庙。南宗从此确立。

  屈指算来,衢州家庙已有881年历史。南宋时期,南宗孔氏有六代袭封为衍圣公。元世祖忽必烈统一中国后,令南宗孔子第53代嫡长孙孔洙载爵北迁,离开衢州,去北宗曲阜奉祀。接诏后,孔洙随即进京见驾,向元世祖当面诉说心声:衢州已有5代坟墓,若遵皇上诏令北迁,自己实不忍离弃先祖坟墓;若不离弃先祖庙墓,又将有违圣意。孔洙表示,愿将自己的衍圣公爵位让给他在曲阜的族弟世袭。元世祖不禁称赞孔洙“宁违荣而不违道,真圣人之后也。”这样,孔洙依然留在衢州南宗家庙,但由于他的礼让,曲阜孔治获得了“衍圣公”世袭爵位。至五十九代孙时,南宗又被朝廷册封为“五经博士”爵号,子孙世袭。民国24年(1935年)1月18日,国民政府任命孔子77代孙、“衍圣公”孔德成为奉祀官。孔德成后去台湾,曾任考试院院长,仍有着“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称号,现已去世。民国28年(1939年),日寇侵占江南,奉祀官孔繁豪奉命负孔子像辗转浙南,将圣像供奉于庆元县大济村圣修堂。1944年10月,孔繁豪逝世,孔祥楷承袭“大成至圣先师南宗奉祀官”。这一年,孔祥楷虚岁8岁,他也是最后一任南宗奉祀官。

  人间沧桑,国学又热。有识之士感悟到文化回归的紧迫性,对孔孟之道的追寻与传统道德的重建,使南北孔庙的书香又现。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南宗孔庙开始寻找孔子后裔。

  1992年,浙江衢州成为浙江省历史文化名城。1994年,又成功申报为全国重点历史文化名城。几乎所有衢州人都知道,衢州之所以享此殊荣,第一大“功臣”为孔氏南宗家庙。寻访孔氏南宗后裔,请合适人士来管理家庙事务,列入当时衢州市委、市政府的议事日程。

  时任衢州市长的郭学焕如今谈起那件往事依旧兴奋。1991年夏,衢州市委邀请孔祥楷回衢州探视家庙,并请他就孔庙修葺提出建议,此时的孔祥楷是沈阳黄金学院副院长,行政副厅级干部。“我与孔祥楷先生一见如故。他儒雅、睿智、幽默、自信。我曾在报上看到过一则新闻,说孔祥楷希望拜会台湾孔德成先生。交谈中我向孔祥楷先生求证。他认真地对我说:‘我是75代嫡长孙,孔德成乃77代孙,论辈份,应该谁拜会谁?’我当时就向他发出邀请,请他回老家。我告诉孔祥楷:作为圣人嫡后,您在衢州能起到任何人都起不到的作用。”

  说起这段往事,孔祥楷同样十分激动,“这邀请来得太突然了!我当时根本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但郭市长的邀请绝不是个人行为,我必须认真考虑并且给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