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宗渊源

南宗孔庙历史沿革

来源:管理员 时间:2005-05-17浏览:1605

孔丘(公元前551——公元前479年),是我国历史上伟大的思想家和教育家,儒家学派的创始人,史称孔子。古时候,学堂里都挂着孔子的画像,学生入学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孔子像磕头。那时,孔子被尊为“至圣先师”,连皇帝每年也要到孔庙里去祭拜他。
     孔子名丘,字仲尼,鲁国陬邑人(今山东省曲阜东南)。他的祖先是宋国贵族,殷王室的后裔,孔子自己也说过:“丘也,殷人也。”因遭家难,迁居鲁国。父亲名纥,字叔,又称叔梁纥,为一名武士,以勇力著称。孔子三岁时,父亲就死了,家境贫寒,他曾说过:“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年轻时曾做过“委吏(管理仓库)”与“乘田(管放牧牛羊)”。没有机会受正规教育,他的学问全靠自修得来。他自幼非常好学,十五岁即“志于学”,善于取法他人,曾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学无常师,好学不厌,乡人也赞他“博学”。他不耻下问,每事必问。为了丰富知识,他拜了很多人为师,所以精通礼仪、音乐、射箭、驾车、计算等本领。

“三十而立”时,开始授徒讲学。凡带上一点“束脩”的,都收为学生。如颜路、曾点、子路、子贡、颜渊等,是较早也较有名的一批弟子,连当时的鲁大夫孟僖子也送其子孟懿子和南宫敬叔来学礼,可见当时孔子办学已很有名气。孔子开了办“私学”先河,打破了“学在官府”的传统,让平民百姓也能接受教育,在中国文化史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鲁国自宣公以后,政权操在以季氏为首的三桓手中。昭公初年,三家又瓜分了鲁君的兵赋军权,鲁国内乱,孔子离鲁到齐,齐景公虽然向孔子问政,但却不能重用孔子。孔子在齐不得志,遂又返鲁。在五十一岁的时候,被任为中都宰,一年后,升为司空,再升为大司寇,参与国家大事的决策。不久,因为政治见解不合,一气之下离开鲁国,带领颜回、子路、子贡、冉求等十余名弟子离开“父母之邦”,开始了长达十四年之久的周游列国的颠沛流离生涯。这一年孔子已五十五岁。先到卫国,开始时受到卫灵公礼遇,后又受监视,他们恐惧获罪,想到陈国去。经过匡地,被围困五天。解围后原本想由蒲到晋,因晋内乱而未往,只得又返回卫。卫灵公荒于政事,不用孔子。孔子说:“苟有用我者,朞月而已,三年有成。”后卫国内乱,孔子离卫经曹到宋国。宋司马桓魋想杀孔子,孔子微服经过宋经郑国到陈,这一年孔子六十岁。这以后孔子往返陈蔡多次,曾“厄于陈蔡之间”,断粮七日。解围后孔子到楚国,不久楚昭王死。又回到卫国,虽受“养贤”之礼遇,但仍不被任用。六十八岁的时候,回到鲁国。孔子归鲁后,鲁国人尊他为“国老”,起初鲁哀公与季康子还常以政事来询问他,但终不被重用。孔子晚年致力于讲学和整理古书。鲁哀公十六年(前479年)孔子死,葬于鲁城北泗水之上。

孔子主张严格遵守“礼”的规定。这“礼”就是周朝制定用来区分君臣上下、父子尊卑的等级界限的典章制度。他特别强调“仁”,认为“仁”就是“爱人”,提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观点。孔子提倡“爱人”,一方面要求统治者相亲相爱,搞好内部的团结;另一方面也要求统治者爱惜民力,不能过分剥削和压迫民众。
    孔子对古代教育事业作出了很大 贡献。他开创了私人办学的风气,公开提出“有教无类”的口号,一改过去学在官府,只有贵族子弟才能受教育的局面。他收的学生不管富贵贫贱。据说,他有弟子3000人,其中优秀的有72人。他教育学生“每事问”,勤思考,温故知新;他提倡教学相长,因材施教、诱导启发的教育方法。
    孔子的另一重大贡献,是整理编订古代文化典籍《尚书》、《诗经》、《礼记》、《乐经》、《周易》,被后人尊为经典,号称“五经”。他还根椐鲁国的历史材料编成《春秋》一书,成为中国第一部编年史。他的言论被学生汇编成《论语》一书,千古传诵。《论语》的“论”念lún,有“整理、撰写”的意思,“论语”即“经过整理、撰写的对话”,也就是对话集的意思,记录了孔子应答弟子、时人以及弟子相互之间的言论。这些书籍都是儒家学派的经典,对后代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从汉代开始,“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孔子被历代统治者尊奉为先圣先师、大成至圣文宣王,至圣先师、大成至圣文宣先师、万世师表等,受到了空前的重视。到了近代,非议孔子的人越来越多,“五四”时期,有人提出“打孔家店”的口号。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大搞“批孔”“批儒”,孔子更受到空前的人身攻击。然而,这些批孔、反孔的浪潮不久便云消雾散了,孔子作为伟大的思想家,依然受到中国人民甚至全世界人民的肯定。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美国出版了《人民年鉴手册》一书,书中将中国的孔子,希腊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意大利的阿奎那,波兰的哥白尼,英国的培根、牛顿、达尔文,法国的伏尔泰,德国的康德列为“世界十大思想家之首”。其中只有孔子一人是东方哲人,且被列为十大思想家之首。

1982年,为庆祝孔子诞辰2533周年,美国各界人士在旧金山金门公园举行祭孔大典,时任总统的里根在专门发给大会的贺信中说:“孔子高贵的行谊与伟大的伦理道德思想不仅影响他的国人也影响了全人类,孔子学说世代相传,提示全世界人类丰富的做人处世原则。”

日本高桥教授认为,基于中国的相对论的世界观人生观和社会伦理,将会领导21世纪的世界文化。

荣获1989年度诺贝尔奖金的依来亚斯·哈内齐认为:“中国文化可能是世界上唯一能感召人们不要碌碌无为、不要虚度一生的文化。中国的文化把世间一切有价值的东西都放到生命里。”而在1988年1月在巴黎召开的一次世界性会议上,许多诺贝尔奖金的获得者竟达成了这样的共识:“如果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头2540年,去吸收孔子的智慧。”

孔庙是我国古代封建王朝祭祀春秋时期大思想家、教育家孔子的庙宇。公元前479年孔子逝世后,“弟子及鲁人往从冢而家者百有余室,因命曰孔里。鲁世世相传,以岁时奉祠孔子冢。”“孔子冢大一顷,故所居堂……后世因庙,藏孔子衣冠琴车书”。其后,历代王朝不断扩建。唐初除了国都的最高学府国子监建周公、孔庙各一所外,唐太宗贞观四年(公元630年)下诏州、县皆立孔子庙,这类孔庙,俗称文庙。同时,还令兖州建阙里孔子庙,从而使曲阜的孔庙规格升高。它实际已成了皇室祭孔之所。自汉武帝以后的两千年来,凡是太平岁月,历代帝王为了维护自己统治的需要,为了维护大一统的局面,他们必然地要求用孔子的思想作为封建大厦的梁柱。他们必然地尊崇孔子,崇尚儒学。一方面,他们对孔子褒封加谥,使之成为“大成至圣文宣先师”,庙中孔子像也是一派帝王气象:执锁圭、冕十二旒(liú古代帝王冕冠前后悬垂的玉串,十二串是天子的装饰)、服十二章、祭用太牢(猪牛羊三牲,一种最隆的祭祀礼节)。一方面,他们给孔氏宗子封官进爵。另一方面,则是无限制地扩充孔庙。他们有的亲至曲阜祭祀,有的遣官致祭,使曲阜孔庙成了皇家祭孔的场所。历代帝王到了孔夫子灵前也必行三跪九叩的大礼,以表达对至圣先师的崇敬虔诚。实际上,曲阜孔庙已经成儒家思想在整个封建时代所占据地位的一种物化象征。在曲阜孔庙成为官庙后,最迟在宋代,遵照孔子“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的教导”,孔氏嫡裔依然保留着孔氏家庙。

在我国,孔庙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朝廷建立的,它设在国子监(太学)内,地方上则设在州学、(郡)县学中,是官方祀孔的地方。第二类是民间建立的孔庙,广布于全国各地,以及受我中华文化影响的日本、朝鲜、东南亚。这两类孔庙,俗称文庙。第三类就是孔子世家的的家庙(或可称宗庙),是孔子后裔奉祀孔子等列祖列宗的地方。普天之下,家庙只有两座,一座在山东曲阜,一座在浙江衢州。

那么,南宗孔氏家庙为什么会坐落在衢州呢?

公元1115年女真族正式建立金国,十年后,金灭了辽国,并且取代了辽国对长城以北广大地域的统治,形成了与宋王朝接壤的态势。1125年,金国的统治者越过辽宋之界,进攻宋朝。面对金的入犯,宋徽宗急忙传位给儿子赵桓(即宋钦宗)。钦宗接位,也没有立即组织力量,抗击金兵的入侵。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金兵第二次包围开封,并攻破开封城,刚刚接位的钦宗马上向金主上表投降。宋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四月,金兵陷汴京,掳走徽宗、钦宗二帝,北宋亡。同年五年,赵构在应天(河南商丘)称帝,为高宗,改元建炎。这是南宋的开始。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秋,宋高宗在扬州行宫举行郊祀,诏远在曲阜的孔子48代孙衍圣公孔端友等侍祀。这时金兵分三路向山东、河南、陕西进发。取道山东的一路,在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春初攻下徐州,进而南下,直指扬州。宋高宗朝廷仓皇至杭州。孔端友已无法回到被金兵统治的曲阜,亦只好承受宋高宗南渡。同年九月,金兀术分兵两路过长江,破建康(今南京),进逼杭州。宋高宗只好携众往浙东逃窜,直到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春金兵北撤。四月,宋高宗到达越州(今浙江绍兴市),驻跸(bì,帝王出行时开路清道,禁止通行。后来常指帝王的车驾)州治。宋高宗在越州一共住了两年。在这段时间中,金王朝的力量逐渐北缩,南宋政权逐渐巩固,以致形成了南宋王朝与金王朝对峙之势。时局趋于稳定,南迁孔裔也陆续赴任了。绍兴元年(公元1131年)孔端朝赴安徽徽州黟县,就任通城令。孔端思在杭,就任府学教授。衍圣公孔端友任郴州知州,到任患疾身亡。

孔端友死后,对孔子世家的定居问题,南宗朝廷处理是很慎重的。宋高宗对滞留在衢州的孔子世家,作出了“诏以其(孔端友)子为右承奉郎、封衍圣公”的决定,绕过了孔子世家的居留问题。第二年,又将无功名的孔瓒补为迪功郎,并令吏部授与初品官职。宋高宗这样做,自有他的用意:首先,对留在衢州的孔子世家的正统性、连续性,再一次予以肯定;其次,对金王朝在一年前授孔端友之侄孔璠为迪功郎、封为衍圣公的举动予以否定,以保持孔子世家的统一;第三,对孔子世家继续留居衢州表示默认。

那么,孔府家族为什么决定长期安居在衢州呢?

第一,山东已在金王朝的统治之下,留守在曲阜的孔端操,已经逝世。金王朝封其子孔璠为衍圣公,在中华大地上一个孔子世家有两个宗子,两个衍圣公的局面从此形成。根据封建宗法制度,一个宗子只能宗领一个家族。金王朝这样做,使中国形成了两个孔子世家的局面。因此,在衢州的孔子世家,只能留在南宋的辖地内。

第二,南宋王朝对孔玠等南来的孔子世家的宗室成员,陆续地封了官、授了爵。再生的赵宋王朝需要南迁孔裔的支持;南迁的孔裔也忠于宋高宗。君臣之间和谐和信任的关系,已经形成。

第三,衢州,夹在东西两路金兵进军路线的中空地区,金兵没有到达,离宋金交战的战场也比较远,商业、航运交通、制瓷、造纸、银锌矿业都很发达,社会既安定又繁荣。

第四,衢州的地理条件优越,而且衢州州城,离南宋的临时都会临安比较近,又有水陆两路直通。

绍兴二年,孔玠袭封为衍圣公。暂时留居在衢州的孔子世家决定定居在衢州。他们多次请求在衢州建立家庙,到了绍兴六年宋高宗赵构“诏权(衢州)州学为家庙”。从此时起,孔氏宗子一脉就在衢州生息。起初,家庙“时尚草创,即庠为家庙,酌田供礼,未有定数”。这年,宋高宗颁赐铜印,赐田五顷,以供族人祀祭。孔氏南迁者才逐渐安定下来。从宋高宗到以后的四代皇帝,都遵从了宋高宗的这一旨意,直到宋理宗宝祐元年(公元1243年)才准许衢州知州孙子秀之请,拨款三十六万缗,兴建了第一座孔氏衢州家庙,以衢州州学权代孔氏衢州家庙的局面,才告结束。州官孙子秀也因建孔氏衢州家庙,而升为太常丞。那么,为什么宋高宗以及孝宗、光宗、宁宗的一百多年时间里对建孔氏衢州家庙却采取了“权宜”之策呢?

在中国的封建社会中,建宗庙、兴社稷、办太学等,都是国家在教化方面的大事,必须慎重对待的,就好像现代社会建大使馆一样。建孔氏衢州家庙,也同此理。南宋王朝如匆忙在临安兴太学、建宗庙社稷,必将在全国上下引起非议,会使人认为南宋王朝放弃了收复中原、迎回二帝的打算,甘愿偏安于东南一隅。

孔氏家庙不同于一般的祠堂,孔氏的祠堂,是孔氏中一派一脉祀祭孔子等列祖列宗的场所,在中国有许多。孔氏家庙则是孔氏世家的宗室,代表全体孔裔祀祭孔子等列祖列宗的地方,在中国只能建一座。如果在衢州再建立孔氏家庙,其政治影响就严重了,它表明宋高宗抛弃了“大一统”的传统,承认金王朝对孔子世家的分裂,又表明南宋王朝无力收复山东等大片疆域,无力使南迁的孔子后裔回归曲阜。因此南宋王朝不会轻易地同意在衢州建孔氏家庙。但又要让南迁在衢州的孔子世家有一个可供奉祀孔子等列祖列宗的地方,只有采取“权以州学为家庙”这个两全之策了。由此可见,南宋王朝的良苦用心。只要南宋王朝在国人面前,不放下“收复失地、振兴帝业”“一统中华”这面旗帜,以及以“正统”自居的心理,以衢州州学权为孔氏家庙的格局,必然一起保持下去。这就是建孔氏衢州家庙难的原因。

到了南宋王朝末期,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宋理宗端平元年(公元1234年),蒙古灭了金王朝。按照蒙古与南宋订立的协议,灭了金之后,南宋王朝即可收复失地、回汴京。然而,蒙古却违了约。南宋不光没有收复中原,反而失去更多的疆土。在衢州定居的孔子世家,再也不可能回到山东去了。宋理宗于宝祐元年(1253年),以现实的态度,准衢州知州孙子秀之请,在衢州为孔子世家,兴建家庙。那么,朝廷为什么同意为孔子世家再建衢州家庙,从而形成了一个孔子世家,两座孔氏家庙的事实呢?宋理宗的礼部尚书,翰林院大学士,国史实录修撰赵汝腾应南迁孔裔之请,代表朝廷于宝祐二年二月赴衢州,参加孔氏家庙落成典礼时解释说,奉祀孔子,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责任。国家遍建孔庙就是为了尊崇孔子之道,因此孔庙也遍及郡县。然而已经寓居三衢的孔子世家,却缺家庙奉祀先祖,难尽家族亲情和孝道,这也是极不合“礼”的。因此建衢州孔氏家庙,是孔子子孙的责任,也是衢州郡守的任务。

既然是理所当然的事,为什么不尽快地为南迁孔裔建家庙呢?赵汝腾说“家庙自六飞南渡”“朝命权以家庙寓学宫”。一代一代的南宋皇帝“因循”高宗皇帝之旨“岁月滋久,遂成缺典”,不敢突破先帝的遗旨,这个理由基本上是可信的。后来在至正十九年(公元1369年)朱元璋令常遇春攻取衢州。当朱元璋知道孔氏衢州家庙遭受兵火之灾时,立即命守臣修葺。这时有人认为宋末建孔氏衢州家庙是不当之举,现在再去修复家庙,更是不当。朱元璋的幕僚大儒说:“庙于鲁者,礼也;舍鲁而南者,宗子(宗法长子)去(离去,离开)国以庙徙也,亦礼也。礼之所在,君子慎之。”从这个角度来说,孔子世家宗子舍鲁而南,以庙徙之,是符合礼仪的。

孔氏衢州家庙建立以来的八百多年间,数易其址。

起初,以衢州州学为家庙,之后,在菱湖之滨新建家庙;再后,重建于城南;最后,移建于城东新桥街,就是今天所见的这座家庙。

(一)权以州学为家庙:孔子世家宗室南迁衢州之后,无庙奉祀先祖。他们请南宋朝廷,鼎建家庙,奉祀孔子等列祖列宗。绍兴六年宋高宗以“冀鲁疆之复,曲阜之庙可修”(意思是希望山东的疆土能够收复,那么,曲阜的家庙就可以修复)为理由“诏权以州学为家庙”。衢州州学和衢州孔氏家庙合一维持了一百多年。

(二)菱湖之滨的家庙:宝祐元年(公元1253年),宋理宗用现实的态度,以“宗子去国,庙当从焉”为理由,准衢州知州孙子秀之请,拨款三十万缗,建孔氏家庙于衢州东北隅的菱湖之滨。宋礼部尚书,翰林学士,国史实录修撰赵汝腾,代表朝廷,参加了这座家庙的落成典礼,并为之撰《南渡家庙》碑记。这座家庙仿宋曲阜孔氏家庙的规格,规模达二百二十五楹(yíng)计算房屋的单位,一列为一楹)。这座家庙,毁于元兵之后,现已荡然无痕迹。

(三)城南的家庙:菱湖之滨的家庙毁于兵火后,迁建家庙于衢州城南的道贯巷南端。孔洙让爵后,元朝不授官奉祀孔子,又不拨款修葺孔氏家庙,到元末,庙宇毁坏。至正十九年(公元1359年),朱元璋命人修葺这座家庙。名儒胡翰为此撰记,明永乐五年,弘治初又先后进行了修葺。

(四)新桥街东端的家庙:明正德元年,朝廷以南迁的孔子后裔为孔氏南宗,授孔子五十九世孙孔彦绳为翰林院五经博士,让他主持衢州孔氏家庙祀事。正德十五年,第二代翰林院五经博士孔承美以元时兴建的家庙太浅小,又多年失修为理由,请求来衢察访的巡按御史唐凤仪,转奏朝廷新建家庙。明武宗准唐凤仪之奏,动用库银,在县学旧址,新桥街东端,鼎建孔氏衢州家庙,一年后落成。

在这座家庙家庙之西,还建起了五经博士署,庙府连成了一体。从这时候开始,思鲁堂改为“思鲁阁”。英武殿大学士谢迁,刑部主事方豪等分别为此撰记,立碑。清康熙十三年(公元1647年),吴三桂起兵云南,尚之信起兵广东,耿精忠起兵福建,反清叛乱,耿忠清攻占泉州、漳州、温州,扼浙闽赣皖的衢州,形势骤然紧张。清政府集中满汉各军十万之众,由兵部尚书李之芳、巡抚陈秉直统率,辐集衢州城。衢州的孔氏家庙因驻军旂而有损坏,平叛之后,清政府大事修建了这座家庙,李之芳为此撰记,陈秉直书写后刻石立碑。

雍正八年(公元1730年),乾隆四十三年(公元1779年)均由清政府拨款修理。

道光元年(公元1821年)衢州知府周镐、继任谭端东,先后提倡修建这座家庙,其中左营守备刘龙标,捐助了较多的资金后,又从深山购来十株大木(今大成殿内的大柱就是),以资修建。衢州家庙因这次修建,移思鲁阁于大成殿的西北隅;将大成殿殿基增高五尺;楹柱易木为石;崇圣祠以下全部修新。经三年的修建改建,孔氏衢州家庙为之一新。

清道光初修建而存留于今的孔氏家庙,南北纵深百米,东西开阔百米,占地约一公顷。在家庙的东西两侧,分别骑街立“德侔天地”“道贯古今”石牌楼。由家庙沿街向东100米处,立康熙谕碑:“文官下轿,武官下马”。封建社会文武官员至此,必须下马步行,去拜谒孔子。因此这一带叫“止马湾”。

孔氏衢州家庙的布局是:前左为“金声门”,右为“玉振门”,进而正中,立石结构三拱式的“棂星门”,再进为“大成门”,门之左右均为碑亭,立宋宝祐间祀部尚书、翰林学士赵汝腾撰写的创建家庙碑等十七块碑石,碑文均由当朝政要,社会名儒撰记。进大成门分三纵:中为甬道,右为东庑,合而可上佾(yì古代乐舞的行列,一行八人叫一佾)台。再进为“大成殿”,殿中面南为孔子像,左右配以伯鱼、子思。东西两庑祀十二哲、中兴祖孔仁玉以及孔传、孔端友。进金声门为家塾。再进为崇圣祠,祠后为“圣泽楼”(又称御书楼),祠前稍西为报功祠。进玉振门后为五支祠,再后为袭封祠,又后为公爵祠,公爵祠之后为思鲁阁。思鲁阁之上供奉“端木子贡手摹孔子及亓官夫人楷木像”,阁下立“吴道子画孔传勒石的孔子像碑”。

在家庙之西,连接世袭翰林院五经博士府(俗称孔府或博士衙门)。博士府后进为内宅,与家庙大成殿齐平。

家庙内各主要建筑的作用是:

崇圣祠:祠祀孔子五世祖:孔子父纥梁公,祖父伯夏,第三世祖防叔公,第四祖祈义,第五世祖木金父。

报功祠(又名思官祠):祠祀有功于孔氏南宗乾。如宋代宝祐年间,为鼎建家庙,克尽全力的衢州知州孙子秀,明弘治至正德年间为孔氏南宗的复兴,而尽全力的吏部郎中周木,衢州知府沈杰、清同治年间,帮助孔氏南宗办学的浙江巡抚左宗棠等人。

五支祠:祀孔氏五支之祖。

六代公爵祠:祠祀自孔端友至孔洙六代衍圣公。

袭封祠:祠祀孔彦绳圣孔庆仪十五代翰林院五经博士。

圣泽楼:存放皇帝和朝廷给于孔裔的文墨和赠品。

以上建筑(除崇圣祠)是天下孔庙所没有的。这也就是孔氏衢州家庙特色的所在。

南宗孔氏家庙在历史上曾发挥过双重作用。

从孔端友随宋高宗南渡寓衢州,至元朝至元十九年(公元1282年)的一百五十多年时间里,共延续了六代衍圣公。可见,在整个南宋期间,南宋皇帝是以衢州为曲阜的。绍兴年间,朝廷为衢州家庙铸制了铜印,颁定了祭奠孔子的仪式。宋朝之后的若干年里,衢州孔氏家庙也受到过皇室的关注。元代规定每个春秋二祭。明代规定了祭器、祭品和乐器的名目数量,并重新颁布了祭奠仪式,扩大了祀祭活动的规模。清代颁布制造祭器、乐器式样、规格,并确定了祀祭乐章。正如南宋赵汝腾所言:“夫子与太极合德,故其祀遍于天下,此非其子孙所得而私也。然遍庙郡国,缺庙于家,此其子孙之责,亦郡刺史之任。”正因为如此,历代的衢州州官、府官,也是把保护、建设衢州孔氏家庙作为自己的应尽之责的。他们请皇命、捐俸禄,组织力量,一次次地修葺家庙,一次次参加祭奠孔子的活动。实际上,衢州的官员是把衢州孔氏家庙作为官庙来看待的。也正因为这样,衢州孔氏家庙的命运和曲阜孔氏家庙不同,而和曲阜的孔庙相类似,即包含着相当浓厚的政治色彩,体现着封建统治者尊孔崇儒、以儒家思想治国的传统。在南方,衢州孔氏家庙则责无旁贷地成了封建统治者推崇孔子思想的物化象征。这是衢州孔氏家庙的作用之一。

衢州孔氏家庙还具有曲阜孔庙所没有、曲阜孔氏家庙才具备的另一个作用,也即家祭的作用。

曲阜的家庙是孔子嫡裔长孙祭祖的专祠,也就是孔氏宗子一支的祠堂。孔氏是一繁衍旺盛的姓氏,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世界各地,几乎都有孔氏家族的足迹。每一支、甚至每一小支都有自己的近代祖宗。故而每一支、每一地的孔氏都有自己祭祖的祠堂。然而,他们只能称为祠堂。唯独孔子的嫡裔长孙一支方可称为家庙。在曲阜孔庙演变为官庙之后,在其东面的家庙随即设立。这座家庙才是曲阜的孔氏长房长孙祭祖的地方。孔端友南迁衢州之后,衢州的孔氏家庙建立。在整个南渡时期,曲阜的孔氏家庙已失去意义。只有到元代孔洙把衍圣公的爵位让给曲阜的族弟孔治之后,曲阜的家庙才又成了名义上的孔子嫡裔长孙的专祠,而作为实际存在的孔子嫡裔长孙——衢州孔氏——依然保留着只有大宗方可设立的家庙。曲阜的孔氏家庙只有一个用处,就是用作孔氏家族祭祖的场所。而衢州的家庙却同时承担着两个任务,一是前面说的官方祭孔场所的官庙;二是孔氏祭祖的专祠。

衢州孔氏家庙作为祭孔的场所,它设有曲阜孔庙里面的部分建筑,如棂星门、大成门、大成殿、两庑、佾台等。衢州孔氏家庙作为嫡长孙的专祠,它还设立了用于家族之内必须设祭的一些建筑。崇圣祠,祀孔子的五代先祖;思鲁阁,阁上供奉孔子夫妇楷木像,阁下立孔子遗像碑,以祀孔子;五支祠,祀孔子家族五房之祖;六代公爵祠,祀南渡的自孔端友至孔洙六代衍圣公;袭封祠,祀自明代的孔彦绳至清末的孔庆仪十五代翰林院五经博士;圣泽楼,存放皇帝和官方给孔子嫡裔的文墨和赠品;报功祠,祀历朝历代有功于衢州孔氏的兴旺发展和家庙建设的官员,如宋宝祐年间新建家庙的衢州知州孙子秀,明弘治正德年间为衢州孔氏复兴、新建家庙而尽力的吏部郎中周木和衢州知州沈杰等。其中尤为突出的建筑是曲阜孔庙、家庙均不可能有的思鲁阁。思鲁阁在宋宝祐年间所建的孔氏家庙中即已而有之,不过那时是称之为堂的:“后为堂曰思鲁,俾之合族讲学,且以志不忘阙里之旧也”。孔洙于淳祐元年(公元1241年)袭封为衍圣公,他任衍圣公后十二年的1253年,在知州孙子秀的主持下,开始建筑孔氏家庙。第二年庙成。孔洙是以曲阜城东北的洙水为名的,字思鲁,号存斋。从他的名、字、号中我们不难体会他对曲阜故里的怀念。如果说他的前几辈衍圣公还和南宋皇帝一样心存回归故里之念的话,到了他这一代,回归之望怕是已彻底破灭了。他的父辈也只好用给孔洙取故乡之水为名了,表达思念故乡又有家难归的心思了。孔洙是南渡的末代衍圣公。南宋末年,他曾先后出任衢州通判、吉州通判、平江通判、信州通判,宋亡之后,即家闲居。据《元史类编》记载:“世祖既平宋,议所立,或言寓衢者为大宗。召洙至,欲封之,使归鲁,洙以先世庙墓在衢州,不忍舍,固让其爵于在鲁者。且以母老乞南还。世祖嘉之曰:‘宁违荣而不违亲,真圣人后也。’授祭酒兼提举浙东学校,以便奉母。”此事发生在至元十九年(公元1282年),可见,最迟从孔洙的父亲孔万春起,衢州孔氏已下决心寓居衢州,只是用字、名及思鲁堂(后改为思鲁阁)来表达对孔氏故乡曲阜的怀念了。

从衢州孔氏家庙的建置来看,它不便沿袭了曲阜家庙的惯例,供奉孔子夫妇、孔鲤、孔伋及中兴祖孔仁玉,同时也供奉了南渡至衢州的六代衍圣公和历代五经博士,并一直保留着思鲁阁,还悬挂起“东南阙里”“泗浙同源”等匾额,表达了强烈的思乡之情。可见,它的内容远比曲阜的孔氏家庙丰富。

由此可见,衢州孔庙同时具有官庙和家庙两种身份。它从内容上涵盖了曲阜的孔庙的家庙,它的官庙身份虽然比不上曲阜孔庙显赫、荣耀,显得逊色,但它的家庙身份却远远超过了曲阜的孔氏家庙。

可是,南宗孔氏为什么后来衰微了呢?这得从孔洙让爵说起。

南宋和金的长期割据和对峙,导致中国的长期分裂,也使得孔子裔孙南北隔离。这种同时并存两个宗子、两个衍圣公的分裂局面,长达150多年,但是积淀在中华民族深层的“大中华”“大一统”的思想,必然会促使分裂的中国,重新归于统一。

元世祖完成统一大业之后,发现了关于孔子世家的两个情况:其一,东平宣抚使姚枢起奏曰:“太宗世,诏孔子五十一代孙元措垄衍圣公卒,其子与族人争袭爵”;其二,至元十三年(公元1276年)六月,元兵攻下衢州时,发现衍圣公孔子五十三世孙孔洙仍然健在。为了维护中国的礼仪和传统,为了“大一统”的帝国昌盛,经过数年的调查和思考,元世祖明确了“孔子后,自宋南渡初,其四十八世孔端友子玠寓衢。……孔氏子孙寓衢者乃其宗子。”至元十九年(公元1282年)十一月,元世祖为统一孔子世家,下诏“江南衍圣公入觐,命归曲阜袭封。”这项决定完全符合中国的封建宗法制度,有利于孔裔分离归于统一。但是,在荣誉和利禄到来的时刻,江南衍圣公孔洙却怀着仁义的信念,以衢州有家庙,有五代先祖的陵墓以及年迈的老母为由,请求朝廷让他回归衢州,率已经南迁在江南的众多族人,继续在衢州奉祀孔子等列祖列宗,恳请皇上将衍圣公爵位赐予曲阜的族弟孔治。元世祖同意了孔洙的请求,封孔洙为“国子祭酒兼提举浙江学校事”,并且给他“护持陵庙的玺书”,对孔洙让爵的高尚品格,元世祖十分感慨地赞颂说:“宁违荣而不违亲,真圣人后也!”

元世祖的决策,造成了南迁的孔子后裔具有两重身份:一是仍然和过去一样,具有一整套的宗族组织系统,让了爵位的孔洙及其嫡长子孙,持有元世祖签发的“护持陵庙的玺书”,仍然是这个特殊人群的首领。这个特殊人群,仍然以衢州家庙为祭祀场所,进行着正常的礼仪活动。因此,南北两部分孔子后裔,虽然在元世祖的促使下互相认同了,但是孔子世家在实质上,仍然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在曲阜,一部分在衢州。

南迁在以衢州为中心的孔子后裔,经过一百多年的繁衍生息,到了元末明初,它已经发展壮大成为人口众多的一个群体了。但是,正如明朝弘治十八年(公元1488年)衢州知府沈杰所奏“衢州圣裔自孔洙让爵后,衣冠礼仪猥同氓庶(鄙陋得如同普通的老百姓一样)”。据徐映璞先生的《孔氏南宗考略》中《宋代名贤事迹考》记载,南宋152年,南宗出了26位名贤,其中,有24人为官,颇有政绩,1人治学,著书立说,1人从教,是明道书院山长,从政比例高达92%以上,从教者比例不到8%,不愧为名门世家,朝廷望族。到了元代,《元代名贤事迹考》共记载了南宗孔氏名贤33人,其中为官11人,从教22人,元朝89年间,平均不到三年出一位名贤,南宗依然不愧为名门望族,但与南宋名贤相比,元代孔氏名贤从政比例明显下降,约占33%;从教比例明显上升,约占67%。到了明代,《明代名贤事迹考》共记载了南宗孔氏名贤37位,其中,从政者除孔彦绳复爵之后的五位五经博士官外,尚有11人,占总数比例约为30%,名贤档次有所下降,而且,明朝276年,约每七年才出一位名贤,比南宋、元朝时略见逊色。到了清及近代,《近代名贤事迹考》记载了南宗孔氏名贤32人,其中,为官者除8位世袭五经博士和1位奉祀官外,仅有3人,从教者也只有8人,非官非教者足有16人,点总数比例50%,这个名贤档次更低些,如把抗日战争中为逃避日寇奸淫掳掠而死难的孔庆荃等人列为名贤,应该说是比较勉强的。就是这样,近代304(指清朝至民国37年)年,南过只有32位名贤,约9.5年出1人,比起南宋、元朝、明朝来,显得格外逊色了。

孔氏南宗,本该人才济济,为什么一朝不如一朝盛呢?

从孔洙让爵之后,南宗的正统地位被废除。元朝统治者为了避免孔氏南北两宗日后相互嫌隙而生争执,更不允许南宗背忘孔洙让爵之风,制订了《整治孔氏弟子违犯家规》的典章,修订了《孔氏南宗家规》,立有“遵制典”“端教源”“示劝惩”“防冒姓”“严诡寄”“守祀田”“责报本”等条款,“行令在衢子孙永遵制典,恪守祖风,有违者以不忠不孝论。置之重典,永有叙录。”如此种种,格外严厉。这样,南宗的政治经济地位一落千丈,宗室逐渐衰败。他们的衣冠礼仪如同平民;祭田须纳课税,家庙无力维修;族人难入仕途,只能沉浮于书院山长和儒学教谕之中。据《衢州东隅老执结为孔彦绳实系南宗嫡宗孙乞分豁祭田粮额事》记载,明洪武十九年(1386年),“因有民人王希达随母改嫁来家(南宗家庙),相依住过,冒投同籍,本人为事累及,前田抄没入官,改科重粮壹佰贰拾陆石零,以致子孙办理纳艰难,岁租不敷……”这种日见困苦的岁月,南宗世家经历了六代200余年。孔彦绳尚且如此,其他南宗孔裔更趋穷困潦倒,还有能力培养人才吗?这样,应该说,孔洙让爵是南宗中衰的主要原因。

自孔端友及今,孔子嫡裔在衢已生息繁衍了二十八代。

孔氏大宗,世属邹鲁。靖康之难,大宗南来,宋金对峙,孔裔始分南北两宗。元朝大统一后,南宗德让爵位于北宗。自元迄清,南北两宗手足情深。清末,北宗衍圣公孔令贻病卒京师,南宗五经博士孔庆仪扶榇(chèn,棺材)归鲁,至孔德成承袭后始还衢州。百年之后的1935年1月18日,国民政府明令废除一切封建爵位,任命孔子77代孙、“衍圣公”孔德成为奉祀官,孔德成先生现在台湾,曾任考试院院长,仍有着“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的称号,其子孔维益是奉祀官的预定继承人,可惜已于1989年2月26日患心脏病逝世。台湾媒体认为,将来奉祀官的职位,将由孔德成的孙子、孔子79代孙孔垂长承袭。“大成至圣先师南宗奉祀官”孔庆仪于1923年冬逝世,其子、孔子74代孙孔繁豪于1924年承袭奉祀官世职。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日寇侵占东南大地,国民政府电令浙江省政府转移楷木圣像。奉祀官孔繁豪负像辗转浙南龙泉、庆元,将之供奉于庆元县大济村圣修堂。1944年10月,孔繁豪逝世,因膝下无子,立遗嘱:二房长子孔祥楷承袭“大成至圣先师南宗奉祀官”。这一年,孔祥楷虚岁8岁,这也是最后一任南宗奉祀官。末代奉祀官孔祥楷先生,曾任沈阳黄金学院副院长,高级工程师,1993年,受衢州市人民政府之邀,南归故里,担任市长助理、政协副主席兼统战部部长等职,肩负起重振家业为衢州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的重任。

1981年12月12日,孔氏南宗家庙被浙江省人民政府公布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11月20日由国务院公布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现存的衢州孔氏南宗家庙始建于宋宝祜三年(1255年),建筑系清朝道光三年(1823年)更建。历经宋、元、明、清,三迁其址。正德十五年迁于今址,家庙的延续了宋代建筑之规模,平面呈纵长方形,占地面积约7337平方米。家庙北背菱塘,南面府山,前临新桥街。家庙建筑群分三路布局,采用中国传统的庭院建筑风格,讲究均衡对称,中轴线自南而北依次有大门、大成门、大成殿及东西两厢。大门内东侧竖有历代修建家庙的碑记。院内植有银杏九株,每逢金秋,果实累累。东轴线为孔庙家塾,崇圣祠、圣泽楼,稍西有思官祠、报功祠;西轴线为头门、五友祠、袭封祠、六代公爵祠、思鲁阁。家庙西侧为翰林院五经博士署,俗称孔府,原有建筑为照墙、头门、翰林公署、花厅、内宅、后花园等。

1998年12月,市政府拨款1400万元,在清朝道光年间孔氏南宗家庙布局和考古的基础上进行复原工程,修复后的衢州孔氏家庙基本保持原有的风格。并对外开放供游人瞻仰。园内黛氏红墙,楼阁飞檐与绿荫如盖的古柏互相掩映。整个家庙建筑群肃穆、幽静、凝重、典雅洋溢着浓郁的儒家文化氛围。

衢州于1994年2月1日被国务院命名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其中很大程度上在于衢州南宗孔氏家庙丰富的内涵和珍贵的价值,如今的家庙还充当着衢州市博物馆的角色,发挥着历史文化载体的功能,家庙每年吸引着数万游人前来参观,为推动衢州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所以,衢州孔氏家庙并不是因为建筑规模出名,而是因为文化内涵具有深厚而强大的生命力。

随着杭金衢高速公路的建成,浙赣铁路的客量增大,“假日旅游”的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走出家门。在这里就有一个极大的潜在旅游市场。而衢州旅游资源十分丰富,有“青霞第八洞天”的烂柯山,有兵家必争之地的仙霞岭,千古之谜的龙游石窟。还有武夷山风景区、黄山风景区、西湖千岛湖风景区也是以衢州为中心一个大范围的旅游网络。而处于网络中枢衢州将发挥更大的辐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