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山胜景

衢州文化地标 烂柯山的入世与出世

来源:管理员 时间:2017-06-08浏览:2142

记者 徐丽  图片由市旅游局提供

  ★推荐理由:

  烂柯山早在二千多年前的春秋时期称空石山,后因晋代“王质遇仙,观弈烂柯”的神话故事流传,始称烂柯山,距今已有1670余年历史。其风景更被收入《中国名胜词典》、《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辞源》、《辞海》、《宗教词典》等名典,更应“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传说以及“烂柯杯名围棋赛声远播海外。


  烂柯山,是一座仙风道骨的山,也是一个被说“烂”了的地方。

  一是那柄烂了的斧头柄,二是古往今来萦绕在人们耳边烂熟能详的传说——王质遇仙的故事我们并不陌生,它在老人的唇齿间年复一年流转着悠远韵味,在孩童稚气的眼神里闪烁着仙雾缭绕的神秘气息。

  早在南北朝时期,烂柯山就已经被梁代文学家任肪载入《述异记》中:“信安郡(衢州古时名称)石室山。晋时王质伐木至,见童子棋而歌,质因听之。童子与一物与质,如枣核,质含之不觉饥,俄顷,童子谓曰:‘何不去? ’持起视,斧柯烂尽,既归,无复时人。”由此,人们便将“烂柯”作为围棋的别称。时至今日,日本高段棋手还常将“烂柯”两字书于扇面,用以馈赠亲友,而我国的围棋古典弈谱,亦有不少根据烂柯而定名。

  但今天我们要说的,不是仙,也不是棋,而是属于烂柯山的入世与出世。


  烂柯山是厚重的,这是一座“英雄”的山——山脚的“冷泉”古井,相传朱元璋曾在此饮马;山中宝岩寺东侧的松林里,依然掩映着明代四川巡抚徐可求的墓冢。这里曾经旌旗蔽日,也曾凯歌联营,明代戚继光抗倭凯旋,兵部尚书胡宗宪在烂柯山大宴将士:“披云把酒兴不尽,直上峰头踏玉虹。”

  同时,烂柯山又是轻灵的,它代表了一种人间没有的理想生活方式:倚着千年万年亘古不变的悠悠岁月,山中的仙人不食烟火,一粒枣便可度千年,一枚棋便心无所求,万般皆好……它是士子,是隐逸,是超脱,是匆匆日脚对应下的漫漫时光,是速朽面前的永恒,是有别于繁冗世俗的另一个面向。

  孔子的儒家,是入世,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烂柯山的棋子,是出世,是修心,是高远与飘逸。纵观“两子文化”,构成了衢州这座城市精神底色的两极。虽为两极,二者又交融并汇,相辅相成,正如棋子的黑与白,缺一不可。


  一方流淌着诗歌的仙山

  仲秋时节,沿着洒满金色落叶的古道拾级而上,青山欲滴,湖水温润,让人恍若跌进迷人仙境之中。

  烂柯山海拔400米,并不以险峻出奇。进得山门,便是满目苍碧。起伏有致的山峦,静谧无声的流水,一汪湖水,滴翠盎然,水面上散落着零星黄叶,随波纹轻轻荡漾着,似一阕欲语还休的宋词。环湖一圈,伫立着历代留下的石碑与诗文,斑驳石壁好似一张国画宣纸,映衬了四季的影子,延延展开的是一卷飘逸轻灵的山水画卷。

  眼前是幽绿深远的大山,耳畔是铮铮淌过的溪水,远处是模糊的群岚。一座石亭掩映在半山间,为明代万历四十五年所建,名为“日迟亭”。驻足山下远远望去,即见山颠一条石粱悬空而架,犹如玉虹卧波,为浙江最大的天生桥,也是我国东南丹霞地貌第一天生石梁。石梁下有一大洞,开阔平坦的洞内,高10余米,宽100米,南北深约20米,这里有世上最大的围棋棋盘,四周的浓绿与黑白棋子相映,极富色彩美。这里也是传说中王质遇仙之处,称“青霞洞天”。从洞底仰望,可见山外青天如线,故也称“一线天”,东边石壁上刻有“天生石梁”四个大字,气势不凡,为明郡守李遂书,笔力遒劲,气度不凡。

  或许,烂柯山无意中成了唐代诗人刘禹锡诗文中“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一句的最好注解:这里凝聚了道、释、儒的文化精华。古往今来,凡造访衢州者,莫不来此凭吊览胜,抒发情怀。为了觅得“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仙踪——

  孟郊来了,于是有了那首《题柯山石桥》:“仙界一日内,人间千载穷。双棋未遍局,万物皆为空。樵夫返归路,斧柯烂从风。唯余石桥在,犹自凌月虹。”

  朱熹来了,宋淳熙八年,烂柯山的轻轻碧水、如熏暖风洗去了他一身的风尘与疲惫:“局上闲争战,人间任是非。空教采樵客,柯烂不知归。”

  陆游来了,明明是烂柯山寻仙,放翁却偏偏将目光投向山中的普通人:“柯山老人九十余,乱发不栉瘦如枯。百穿千结一布裤,得酒一吸辄倒壶。自言少年不蓄孥,有钱径付酒家垆。人生办此真良图,弃官从翁许我无?”

  郁达夫来了:“我们就又在暖日之下,和做梦似地回到衢州。”是啊,这么温润的水,这么柔软的风,不经意间,便让人沉浸在这烂柯山的千年一梦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