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祥楷

孔祥楷文稿——秋颂 (散文)

来源:管理员 时间:2006-09-22浏览:561

 
    平淡的生活中往往会因为一点点很不起眼的事,由心底翻腾起感情的狂澜。
    一次偶然见到一个词——秋思,竟使我回忆起许多往事,多美的词啊!让人幻想出一首恬静的散文诗,一曲深沉的船歌,一幅清淡的风景画。我无法不想起故乡浙西,那片深情的土地,那夕阳,那秋夜,那绵绵细雨......

                                      乌桕树叶红了的时候

       
       乌桕树在浙西农村处处可见,树干的木质异常坚硬,树叶像把小小的扇子。当树叶由深绿转变为红色时,它的果实就熟透了,一粒粒黑黑的籽,壳硬硬,果仁雪白,可以榨油,这种油不能食用,但可做蜡。旧时,人们不知道由石油提炼白蜡时,南方的蜡烛就是用桕子油做的。北方有枫叶红了的时候,南方有乌桕树叶红了的时候,不同的是枫树没有果实,而乌桕树却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光明和希望。
                                  
                                      蓝蓝的天


       稻田收割完,谷子归仓了,稻草却堆在田里。秋风刚起,带来山野小草的清香,我静静地躺在稻草堆上,注视着蓝天上白云的变换。那富有立体感的白云变成一组组人物雕塑,缓缓地飘向远方,它们之中竟没有一个人给我留下名字。太阳自入秋以来变得温和多了,这时虽然亦显得十分明亮,但一点也不热了,只能叫人感到暖融融。我轻轻地挪动了一下身子,那馨香的新鲜稻草气息,沁人心脾。旷野里就我一个,空荡荡的田野与孤零零的我。

                                      船   小河   桥

    连接这个村庄与那个村庄的小河,本来是静静地流淌,白天只因匆匆来去的船只不停息地与小河讲着嘈杂的生活琐事打破了宁静。入夜了,船都回家了,只剩下小河自己,它也无需自言自语,于是只有默默地流淌。桥本来可以平平地跨过水面,但为船只过往,于是用长长的石条砌垒成高高隆起的圆拱。月亮升起来,在淡淡的月光下,这石桥就像生活艰难的老人深深地弯着腰……孩子去远方了。

                                       夜 泊

    经历整整一个夏天雨水的充实,秋水已经涨满小河,宽宽地,平平地,在河床较深的地段,水变成深蓝色;而在河边水浅处,水变淡白色。这时,夜深了,河水变成乌黑一片,只有听到河水与石岸轻轻擦过的声音时,才能清晰地感到河在不远的地方。再往前更远的地方,可隐隐约约看到一点红火,那是什么?像一颗天上落下的星星,亦像为赶夜路的人而点的招宿小店的迎客灯。常在河边生
活的人都知道那是夜泊的船家。那船太小了。船上有谁呢?

                                       雨

    秋天是本诗集,而绵绵的秋雨就是一首深沉的爱情诗。在这似有似无的丝雨中无需雨具,雨落在身上是一层毛绒绒的细珠。时间一长,石子路面变得湿漉漉了,从村庄里出来的人开始戴上大大的斗笠。“打伞吧!”可你不答应,要和我一起在秋雨中并行,把多情的秋天永远地留在心上。你紧紧地依靠着我,“冷吗?”你没回答,只是对我笑笑。细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但天际依然是深灰色的。我轻轻地捧起你的脸,吻了吻你那热热的嘴唇,“回去吧!我会给你来信的。”这时你哭了,但你不承认,说脸上是雨水。是的,是秋水,我脸上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