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祥楷

孔祥楷文稿——走进孔氏南宗孔庙

来源:管理员 时间:2017-11-09浏览:9096

    你沿着浙江的母亲河钱塘江逆流而上进入浙江的西大门,在那片弥漫着“圣神奇秀谜”的土地上,有一座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衢州。穿过车水马龙的闹市区步入灰墙青瓦建筑群的新桥街,就到了那处曾经是“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地方。拾阶而上,当那两扇厚重的大门徐徐开启,当你迈过高高的门坎,一切喧嚣倏然淡去,时下街市上的流行刹时远离……
    这里就是国家重点文保单位,我国仅有的两座孔氏家庙之一的“衢州孔氏南宗家庙”,史称“东南阙里”。这是孔夫子嫡传长孙及孔氏南宗后人在这里生息繁衍了八百七十多年的地方。
    沿石子铺就的甬道,银杏、古柏为你撑起浓郁的绿荫,东西庑廊默默送你步上高高的佾台。气势恢宏的大成殿前高悬雍正手书“生民未有”额,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袅袅的香烟,在大成殿外缭绕,殿内供奉额冠博衣的孔夫子。龛上是康熙手书“万世师表”,孔鲤、孔伋分列东西两侧。大成殿西是孔氏南宗族人怀念故土的“思鲁阁”。阁内珍藏孔氏传家珍宝子贡手摹“孔子、亓官夫人像”和唐朝画圣吴道子画衍圣公孔端友于1131年摹勒于石的“先圣遗像”。
    通幽曲径引你由侧门进入一墙之隔的孔府,穿处理公务的大堂,过接待宾客的花厅,至内宅。内宅是座幽静的四合院式建筑,正面是二层楼,楼上是珍藏书籍字画和祖宗画像的地方。最后来到孔府花园。绿羽孔雀、白羽水鸭在青青草坪上旁若无人地漫步,小木舟独自卧在静静的塘面上,江南风格的假山,在描述自然景色;塘面千万红鱼泛起涟漪,是一番天谧地静氛围;青蛙在荷间跃跳,丝竹古乐如山涧溪水从座座凉亭的檐下流出,堂前廊下淡飘绿茗芳香。
    只要你用心去听,只要你用心去感受,塘中莲花里正沉睡着幽远的梦;高高的檐瓦下,都深藏着一个个远古的哲理故事。去圣人像前上一炷香吧,去参天古柏下触摸岁月的年轮吧,浓缩的历史会在那一瞬间,释放出伟大的辉煌与悲壮……
    让我们回到上一个千年。公元1129年,兵荒马乱,烽火连天,北方金兵大举南下,高宗君臣仓皇南渡,建都临安(今杭州),中国历史进入南宋王朝。伴随这段历史的是孔子第四十八代嫡长孙、衍圣公孔端友负孔子及亓官夫人楷木像率族人扈跸南下,后赐居衢州,始成孔氏南宗。家国梦破碎,北望泪淋漓,他们奉敕建庙“如阙里制”。孔子嫡传后裔从此移居第二故乡。又过了一个半世纪,元世祖忽必烈几经朝议,认定“寓衢者为大宗”,遂下诏召孔子第五十三代嫡长孙、衍圣公孔洙(字思鲁)赴阙,令其返回山东曲阜,主持庙祀。遥望衢州家庙与自己几代的祖坟,亲情最终湮没了对梦中故土的思念。孔洙毅然将衍圣公爵位让给了山东曲阜的族弟孔治,元世祖动情赞叹孔洙曰:“宁违荣而不违道,真圣人后也。”为此,皇太子真金(中书令兼判枢密院事),还严责其詹事院丞张九恩“读孔子书,不知孔子之后”!失去爵位的孔氏南宗,自此走向民间,或为学官,或为山长,活跃于东南诸省,为儒学南渐、理学北传贡献绵力。至明英宗正统元年(1456年),下旨令有司“访求衍圣公孔端友后”,孔洙六世孙孔彦绳遂于正德元年(1506年),重被封为世袭翰林院五经博士,以奉家庙祀事。1919年、1935年国民政府先后改任衢州、曲阜孔子后人为大成至圣先师南宗奉祀官与北宗奉祀官。
    悠悠岁月,南宗家庙曾三易其地。日寇侵华时期,家庙圣洁之地,也遭日军铁蹄践踏。沧海桑田,亦正如孔夫子的命运,家庙饱经荣与衰、喜与悲,当中国跨入新的纪元,南宗家庙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崭新容颜。衢州市人民政府累计拨款近两千万元修葺家庙,复建家庙西轴线建筑及孔府,使整个南宗家庙建筑群恢复历史原貌,辉煌有加。
    一九八八年世界部分诺贝尔奖金获得者在巴黎集会,所发表的宣言中称:“人类如果要在二十一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首两千五百年前,去吸取孔夫子的智慧。”外国人如是说。当你告别南宗家庙,迈出那高高的门坎,在炫目的阳光下,在车水马龙的喧嚣中,你会想些什么?那缕缕缥缈的香烟是否已潜入你的心间?
    公元十二世纪初,发生的那段历史所形成的孔氏南宗,只是一段史实,而由此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儒家学说南移,对理学、心学形成的影响,那是学术界探讨的命题了。
    家庙里银杏黄又绿了,大成殿檐角的风铃仍在晨风中响起,我们民族总有些事情不曾淡忘,总有些事物一脉相承。只要你用心去谛听,去触摸,去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