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儒道兼济,构建中国人格两岸——于丹报告会精彩实录

来源:管理员 时间:2008-09-29浏览:782


   

    因为有苦难,文化给我们雪中送炭
  我们在今天来讲儒家学说,还有意义吗?儒家学说并非至今从无糟粕。我们今天来谈中国儒学,首先是怎么样的心态来对待它。我们只不过是让经典进入我们的生活,使我们知道作为一个中国人,从何处来,到何方去,让我们能有更多的依据使内心安宁。

  多年以后,我们在历史长河中一定会深刻缅怀2008这个年度,我们经历了深沉的苦难和巨大的辉煌。从年初的雪灾开始,经历了藏独事件的干扰,经历了地震,苦难以这么大的规模在迎奥的过程中猝不及防地到来。生活不能停顿,残奥会的圣火还没有熄灭,山西溃坝事件来了,三鹿奶粉事件至今没有结束,整个世界九月经济空前激荡,今天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这一切与我们无关吗?与我们今天追寻中国儒家文化无关吗?恰恰是因为在这个现实时空下,再谈孔子,我们会心存温暖,我们会找到必须追寻它的理由。因为有苦难,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在重新建构人生价值,文化就是给我们雪中送炭。

  儒家文化给了我们抵达理想的那几步路
  儒家文化到底是什么呢?追根溯源,我们会说,它让我们认同规则,进入社会,承担使命,完成一个公民社会人格的自我实现,但儒家文化最了不起的地方是不仅仅给我们伟大理想,同时给了我们抵达理想的那几步路。

  《论语》是孔子给学生上课的课堂语录,它不算太系统,也没有很多高谈阔论,在那些言简意赅的字里行间,靠我们自己生命的温度,去逐渐还原,每一个人会得到我们今天的体会。

  我们不能苛求2000多年前的圣人,让他的答案完全适应这21世纪,不能要求他毫无糟粕,完全在今天是通行无阻的真理。有人说为什么我们今天还要学这些东西,它是不是在束缚我们的精神?我想,我们活在当下,有如此辽阔的世界文化,如果我们过分苛求古人,那不是圣人的悲哀,而是今人的不幸。我们为什么不敞开自己,建构一个更辽阔的坐标,让我们的文化活下来,思考哪些东西在今天仍然是有用的?

  儒家思想,是可操作的实践哲学
  从阜阳奶粉事件到三鹿奶粉事件,最令人发指的是它残害婴儿。孟子说过,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想,那些往奶粉里加三聚氰氨的人,也有自己的儿女。18块钱一包的三鹿奶粉,供给这个社会最最草根阶层的孩子吃,难道这些孩子就该去吃有毒奶粉吗?我们的社会固然逐步有了法律保障、制度建设,然而仅仅靠法制就能约束人心吗?法律处理的是事件的终端结果,道德追问的是事件的起因。

  儒家思想最核心的是一个“仁”字,不到2万字的《论语》,这个字被提到了191处。这是中国儒家思想核心中的核心,基石下的基石。民间有个解释,二人成仁。即所谓仁爱,讲的是你跟他人的人际关系。一个人构不成仁爱。那个人是谁不重要。一个真正有恭敬之心,懂得慈悲的人,就算是一个路人,你也可以从他眼中看出善意。

  仁爱是什么呢?学生问老师。孔子回答就两个字,爱人。怎么去爱?学生问:“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孔子是持否定态度的,他说“博施于民,而能济众”这哪是仁,简直是圣啊,“尧舜其犹病诸”,尧舜也不一定做得到。“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将心比心,换位思考,用眼前人、身边事换位思考,可谓仁之方也。

  这是中国儒家的实践哲学。中国儒家从来没有过高地要求我们普通人,无非是将心比心。自己喜欢的事,欲立欲达,帮别人也立、也达;自己不喜欢的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的孩子不吃有毒奶粉,别人家的孩子也不该吃,就是这么简单。儒家提出来的,是一种具可操作性的实践哲学。

  真正的忠,是忠于自己内心的良心底线
  孔子提出来的这些,他的学生再去阐发。曾子说过:“夫子之道,一以贯之,忠恕而已。”老师的学说,简单概括就是两个字,忠恕。“批林批孔”时,这两个字被批得体无完肤。但什么叫忠,什么叫恕?朱熹在注解《论语》时说,“中心为忠,如心为恕”。这个世界最大的忠诚不是忠于一个皇帝、一份制度、一个规章,真正的忠是忠实于自己内心的良心底线,忠守于自己的生命;当他人心如我心的时候,你自然就宽恕了,很多时候你没有宽容是因为你没有站在他的角度去想。朱子还说:“尽心为忠,推己为恕。”一个人把自己的事做到家,这就叫忠诚;自己喜欢不喜欢,推及别人,那就是宽恕。

  学生问老师:怎么做才是君子?孔子答:不忧不惧。学生说,这也太简单了。一个人不建功立业吗?光是内心不忧不惧,那叫君子啊?孔子反问:内省不疚,夫何忧何惧?一个人晚上叩问内心,今天做的事不欺不瞒不坑不骗,上不愧于天,下不愧于人,不怕人家揭穿,不做亏心事,坦然无忧,自己良心坦坦荡荡,何来忧惧?
孔子说不忧不惧就是君子,但你以为这容易做到吗?我们不都处于忧思彷徨之中吗?这样的话,穿越两千多年时空,来到今天,大家觉得遥远陌生吗?这说的不都是我们每个人的当下吗?今天我们处于如此纷繁的时代中,想起中国儒家的这些话,不仅带给我们成功、励志,而且让我们生命朴素、温暖。

  孔子的理想是什么
  大家今天都有远大理想,孔子的学生也都有大理想。那么孔子的理想是什么呢?他一个圣人,该有多大的理想呀。孔子淡淡地说了三句话:“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这就是他的理想。

  谁没有长辈、晚辈、朋友?我们今天的成功人士、社会精英,扔开你头衔名号,不管你有多少家产,我们每个人都不能摆脱与这三种人的关系。但是人最大的误区是“灯下黑”,最容易辜负的就是这几种人。

  孔子说“老者安之”,让老人因为我们而安顿。子游问孝,孔子说:“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如果对父母没有发自内心的深深的尊敬,你养爹妈与养犬马有何区别?孝敬,是内敬决定外孝。我们今天的儿女经常觉得养老人是本分,但忽视他们的人生经验,在价值上对他们不屑的时候,其实你内心就对他不敬了。不敬就会脸色不好看。什么是孝?孔子言简意赅地回答了两个字:色难。如果你一直给爹妈好脸色,就是最大的孝。

  孔子说一个君子的成长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入则孝,出则悌;第二阶段,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第三阶段,行有余力可以学文。而今天的教育是全反着走的。我们孩子在家里孝悌都没有教育,社会上的谨慎、博爱都没有学习,直奔学文那个有余力才做的事。直到硕士博士学完了,再走进社会再学谨、信。入则孝,出则悌,这是现在孩子最多忽略的,还有几个孩子真正懂得在家孝敬?

  这就回答了我们的困惑,我们现在文明更发达了,物质更丰富了,但内心不见得更幸福。为什么呢?是因为我们内心最初的起点失去了。黎巴嫩著名诗人纪伯伦有一句诗说得好:“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忘了为什么而出发。”今天这个世界,我们可以为了理想走得很远,但我们为行走而行走,把最初幸福的初衷忘记了。

  “朋友信之”。我们朋友很多,有几个真正信得过?在你最痛苦的时候,这个人一定在你身后。不多吧?一个有大智慧的人,是在充满了各式各样潮流的时候,能永远珍惜朴素,保住生命中可信的朋友。

  “少者怀之”。孔子没说“少者敬之”、“仰之”、“慕之”。我们敬一个人,有时会感到他的伟大让我感到渺小和气馁,但真正的好老师坦荡而朴素,让学生觉得他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这种老师是被“怀念”的。

  人不能决定生命的长度,但可以决定它的宽度
  学生问老师:怎么做君子?孔子说,就三条:“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一个内心特别仁爱宽广的人,他没那么多忧伤;一个内心特别具有大智慧,有理性判断的人,就没有很多迷惑;一个勇敢的人,没有什么恐惧。

  怎么做到“仁”?孔子说了五个字:“恭,宽,信,敏,惠。”

  孔子说,“恭则不侮”。你对他人保持恭敬,你就不会遭致羞辱。我们身处其中的世界,大到山川流云,小到春花秋月,值得敬畏的东西太多了,而在这个喧嚣世界中,恭敬之心离我们多远哪!我们处于大都市的人,对他人不恭敬、冲撞,结果就是自取其辱。如果你对别人笑语春风,别人对你也和颜悦色,如果你对人永远这冲撞、不恭敬的,那世界能回报你好脸色吗?所以想要保有尊严,必须从恭敬他人开始。

  第二个字,“宽”。宽则得众。宽容宽容,先宽而后乃容。有一首禅诗:“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我们真实的生活没这么美,都是抱怨,四季抱怨着过也是一年,年复一年,就是人生。可你比人家少了一件东西,就是“人间好时节”。人生的长度大体相等,人生的宽度有天壤之别。人不能决定生命的长度,但可以决定它的宽度。怎样让自己的生命更宽阔,不成为一条小沟而成为一条宽阔的大河,宽就是你看世界的态度。

  第三个字是“信”,“信则人任焉”。谁有信誉,就有人更多地任用你,你的职业生涯就会特别地宽广。“信”也是中国儒家的一个核心价值,“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在我们的社会生活里,一个人的信誉永远是最重要的基石。
第四个字,“敏”,“敏则有功”。谁敏锐谁能建功立业。50多年前,美国有个年轻的推销员叫克洛克,他发现一个快餐店的流水线生产管理非常严格,他马上意识到这个店适合连锁经营。最后他以天价盘下了这间店,没用多久,他把连锁店开遍了美国,半个世纪过去了,这个快餐店就是“麦当劳”。这个推销员看见的是一个模式,这是“敏”呀!这个世界机遇无所不在。

  第五个字,“惠”。什么叫惠?一个领导发奖金,不吝啬财富的分享,这只是浅层次的惠。深层的惠,是不断看到一个人的价值,一直鼓励他的自信心。知人善用,把每个人放到他最好的位置上。孔子说得好,“君子可大受而不可小智,小人可小智而不可大受”。一个真君子敏于行而讷于言,你可以交给他决胜于千里之外的大任务,但不能以小聪明的事来使唤他,他还真做不来;去给客户送个礼呀,递个红包呀,有人就善于干这个,这是小智,你真给他一个大任务,他也许就给你干砸了。

  这五个字,是做人的修养、做事的方法、做官的姿态。我们的古人不也都说了吗?为什么说孔子在今天还有意义,因为他说了我们大家这辈子都要经历的事。

  人生这辈子,要做到“不惑”、“不惧”很难
  孔子说:“少年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孔子说人这一辈子,就戒这三个字,这不简单吧。

  学生去问老师:“以德报怨,何如?”当年孔子其实不同意这个办法,他反问一句:“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所以孔子的智慧,给我们我们答案:“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孔子那时没有法治,这话翻译成今天的话,就是如果煤窑里老是出现矿工死亡事件,食品里老检查出毒药,这事光靠道德能解决吗?你得诉诸法律吧。这就叫“以直报怨”,用社会的准则去对待它。这个社会真正慈悲、热情、柔软、善良的东西,我们用德去回报。

  这就是人生的底线和原则。你觉得儒家没有原则吗?这对今天做人难道没用吗,这是智慧啊!

  “勇则不惧。”孔子有这样一个论断:“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勇敢并不是说你身怀绝技,拔剑相向,所向披靡;真正的勇敢关乎内心,一个人心灵的定力、心地的坦荡从容,那是勇敢。有个故事,说日本江户时期有一位大茶艺师,以泡茶的心态去面对一个要杀他的武士,结果胜了对方,让对方跪地求饶。这个故事为什么会被写进《禅宗》?因为它告诉我们什么叫勇者不惧。在今天这个一个猖狂的时代里,我们面临的各种可恐惧的事情太多了。君子之勇,就是我们有从容的心,处变不惊,每临大事有进取心,辨明真伪是非,坦然面对,迎接一个光明的结局,这样的心是真勇敢。

  儒和道无非是我们生命的两种状态
  今天这个社会,时刻发生着变化。这就是文化坐标的更迭,世界价值的进步。我们对于儒学的尊重,对于圣贤和经典的解读,一切都要放在进步的潮流中,永远活在当下,永远在多元语境下去建构人格,面向未来,这是我们今天学习经典的真正的意义所在。

  我说“儒道兼济”,因为我们的文化不是一元的,儒家的思想固然重要,但我们不能仅仅依靠儒家让我们今天的文化得到复苏。道家教我们亲近自然,教我们看到永恒的宇宙,当一个人的生命觉得天地与我共生,万物与我合一的时候,他的境界不大吗?

  儒家的思想让我们进入社会,实现自我人格;道家思想让我们生命飞翔,获得一个辽阔的人格超越。儒和道,无非是我们生命的两种状态。

  能够在衢州这样一个地方,承受着文化血脉的滋养陶冶,是一件幸福的事。这个地方山川秀美,人杰地灵,如果每个人觉得文化在我心里,它给我一种信念,那我们才真正被文化成全。没有一个文化是全盘正确的,它之所以能活在今天,因为我们用自己的生命去完成对它的解读、演绎和成全。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如意的事,每个人都有坎坷,只要你相信生命就在你自己的手中,那么明天我们的生命和我们的文化都有一个最好的未来。祝每一位朋友都因为我们的文化更自信,更快乐!(周华诚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