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萃

儒家思想的现代价值

来源:管理员 时间:2012-01-04浏览:1522

儒家思想的现代价值       

“现代社会充满了危机,这是个人主义盛行导致的结果。危机是危险,也是机会,由此可以反思我们的价值观。”
2008年11月29日在人民大学举行的2008年国际儒学大会上,来自美国夏威夷大学的哲学教授安乐哲先生以简短而精彩的发言引起大家的关注。日前,龙泉之声记者来到北大勺园安乐哲教授的住所采访。彬彬有礼、颇具儒雅风度,安乐哲教授身上同时兼有东西方哲人的感性与理性气质,他一边让座,一边向我们介绍了他目前研究的课题——儒学伦理学。
他引用孔子的话“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说明儒家以家庭为主的伦理学强调的人是依靠彼此的关系而存在的,人的角色是有规范性的;他还向大家介绍了关于“角色伦理学”的相关内容,他解释孔子“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的观点;他着重谈到了儒家思想的现代价值,并希望中国年轻的一代“要做中国人”。

“知之者不如好知者”

安乐哲(Roger T.Ames),1947年生,美国著名比较哲学家,美国夏威夷大学哲学系教授,曾长期担任夏威夷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美国东西文化交流中心亚洲发展项目的负责人等职。中西比较哲学是安乐哲教授的学术研究范围,他的学术贡献主要包括中国哲学经典的翻译和中西比较哲学研究两大部分。近年活跃于台湾、香港大陆的高校,在东西方哲学界具有较大影响力。
安乐哲教授以一口流利的中文,开门见山地告诉记者,他这次是作为美国《福布莱特计划》的学者来中国做访问交流的。他说,最近有纽约时报的记者客气地问他,“美国要与中国发生关系,不害怕吗?中国会不会利用你们的名气,把他们的观念传播到美国来?”“我的回答是,政府应该鼓励扩大交流。《福布莱特计划》不也是美国政府的交流项目吗?中国政府在海外建立孔子学院,也是很好的做法。”安乐哲以他的切身经历告诉记者,他现在居住的地方夏威夷就是就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地方,这里居住不同种族的人,他们对不同的文化有一种天然的理解和包容。
谈到与中国文化的渊源时,安乐哲回顾说,“18岁来到香港留学做交流生,我便对这个与我们不同的民族有了浓厚的举趣。”他说,“我看到香港是另一个世界,这个民族的文化与美国有着很大的差异。”就是在这种兴趣中,他师从著名的汉学家、伦敦大学教授刘殿爵获得博士学位,并开始了他一生的事业。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安乐哲教授认为,在中国,以人为中心的哲学是以美感为基础的,具有伦理感,是以一种人为本的、活的哲学,也是一种人生哲学。西方人普遍认为中国没有宗教,但儒家文化其实包含有一种宗教感。宗教感是人类创造的一种使日常生活经验得到升华和美化并给人以感染的精神。
西方宗教是从“上帝”开始,把一个完美的、完整的上帝的存在作为人类社会的基础,象征着一种绝对的正义。而儒家所指的“正义”,描写的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关系,这个关系中蕴含着不同的价值,没有绝对的正义。
如果说西方哲学的最终目的在于“寻找真理”的话,那么中国哲学的目的则是完成个人修养的不断提高。西方宗教是基础,中国宗教是朵花。一直以来,在西方学界存在一种偏见,认为“中国无哲学”。安乐哲教授认为,中国显然不是“没有哲学”,而是其哲学传统与西方完全不同,中国哲学讲究“礼”,充满着丰富的人与人间的“关系”。
“家”被安乐哲教授看作是中国最重要的概念,家是实践“孝悌”、学习做人的地方,由“家”的关系衍生出其他所有的关系——大家、国家……又如在教学领域,作为一个学生,会有“师傅”、“师母”,“师兄”、“师弟”……而“教”这个汉字的一边是“孝”,这一切都像是“家”的延伸。由此,安乐哲教授提出了以家庭为主的“角色伦理学”。
这个理论的主要观点是“角色不是客观的,而是一种相对的关系”。老师要想成为好老师,就必须把学生培养成为好学生;同样,父亲要把儿子培养成好儿子,自己必须成为一个好父亲——一种相互依赖的关系。于是,安乐哲教授认为,《论语》中的“论”可以改为“伦”,不仅是一部礼的经典,也是一部讲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经典。
同时,“孝”是“角色伦理学”的基础。在西方,“孝”这个字是没有的,成熟的过程是一个独立化的过程,但家庭观念也随之会淡化。

“危机,是危险,也是机遇”

谈到这次全球金融危机,安乐哲教授表示:“危机,是危险,也是机遇”。
他认为,二十世纪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时期,政治、经济秩序是混乱的,超级大国的霸权主义将走向没落。“西方强调个人主义,而过分地强调个人主义则是危机的根源。单行专制的政治态度是个人主义,自私化的行为方式也是个人主义,‘一切为了利益’也是个人主义。美国社会过于个人主义化,‘非友即敌’的心态以及政治上的个人主义影响美国的发展。”
他说,这次危机在一定程度给了世界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世界要向着平等、包容的趋势发展,要形成一个“社群(community)”化的社会。
安乐哲教授认为,儒家文化中,强调双方是共同相互依赖的。中国传统从伦理到宗教,特别是关于礼的思想,具有社群主义的思想,中国传统社会的安定主要依靠礼,而不是法。而现在西方的主要问题就在于缺乏“礼”。就当今世界而言,世界是一个共同体,只有双方相互信任,相互依赖,才能共赢。当然,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理想,在建立公平、正义的社会方面,儒家文化有它的贡献,但儒家文化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只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过去的200年间,中国没有一个声音,没有机会参与世界的谈判,这是一个没有儒家的时代。不仅西方看不到儒家文化,连中国人本身也在批判儒家。现在,儒学应该有一个自己的位置。学者的责任是挖掘中国传统文化最有价值的成分,把儒家的智慧拿到西方来。
安乐哲教授对于儒家文化也是一分为二的。他认为,儒家文化形成的这种关系社会,导致“只认人,没有原则”,也可能产生腐败。所以,中国正在努力加强法制,解决腐败问题。西方社会是重视“法”,而缺乏“礼”。所以,双方可以实现互补。
就中国自身发展而言,安乐哲教授认为,再过五年,世界将形成三大权力中心——美国、欧盟和中国。目前,在美国社会中存在一种误解:认为中国要代替自己成为另一个超级大国。但他认为,从儒家的文化来看,这不是中国人的意愿与一贯风格。
奥运会成为中国展示自己和儒家文化的一个平台,安乐哲教授谈到,这届奥运会有三个“美”的地方:首先是志愿者精神。我们看到很多怀有共同梦想的年轻人积极支持奥运,主办方鼓励更多人参与奥运,这一点让全世界都受益匪浅。第二是“两个奥运,一样精彩”,残奥会和奥运会被置于同等高度,受到了同样的关注,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第三点,那就是中国的金牌总数。在我们的笑声中,他补充说,“当然,这一点并不是最重要的。”
作为美国中国问题的专家,安乐哲教授还主动谈到人权问题,他解释“人权”有两种含义:一个是个人主义的人权;一个则是“吃饱饭、有衣穿、子女可以受教育”的人权。后者是一个社会型的定义,而不是个人型的,这种人权更符合儒家的文化。
“如果中国人要建立一个儒家民族主义的话,一定要保持一个怀疑、批判的态度。”他说,经济的增长与自信密切联系。目前,中国健康持续地增长的经济必然会给儒家带来一个机会,让世人注意到中国的发展。“如果想了解中国人与西方人的不同,就必须了解儒家的传统文化。”

希望年轻一代“要做中国人”

2006年,受北京外国语大学校长郝平先生的邀请,安乐哲教授在北外为大三的学生们用英文讲授“比较文化解读”这门课,使学生们通过安教授翻译的《论语》等中国古代经典著作来更好地了解用自己的传统文化。当时安教授面临着不小的挑战:如何用英文让中国的年轻人更好地了解中国的传统经典,以及使他们学会传播这些经典文化?对此,安乐哲教授有着自己的解读。
“到国外念书的学生是中国最优秀学生的一部分,他们对中国文化的传播有着重要的作用。”虽然在大多数人看来,用英文讲中国文化是很奇怪的,但安乐哲教授表示,用中文讲中国哲学太简单,他们不仅仅是要了解中国传统文化,还需要熟悉、了解这些英文词汇,担负到西方用英语去传播中国文化的重任。比如“道”这个词,在中文的文化氛围下,可以容易理解,但在英文表达中寻找一个合适的词语是相当困难的。“传统文化是个很复杂的概念,我们首先要深刻理解,然后才能谈及传播。”
谈到中国学术界举办的传统文化论坛,安乐哲教授表示,论坛这种形式促进了学者之间的彼此启发的过程,同时也向青年们传播了传统的文化思想。青年一代是未来传承中华文化的主力军,“要鼓励年轻人做中国人。”,“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论语》的最终目标就是“快乐”,受教育可以获得快乐,智慧可以获得快乐,在这个求知的过程中,可能会有坎坷和辛苦。
目前,重拾传统思想的热潮正在兴起,传统文化的传播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安乐哲教授希望青年一代在传播传统文化时,以此为快乐。